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缅怀英烈 > 烈士轶事
常恩多清廉俭约
2009-6-1  阅读:2351

常恩多清廉俭约

 

常恩多一生廉洁清苦,他每月的薪金除去生活费、子女教育费外,还经常资助穷朋友穷部下。因此他的家庭陈设就像一家普通老百姓。他在南通驻防时,居室只有一床一桌,空荡荡的。每天吃的是高粱米饭、菠罗叶饼、小豆腐等东北乡土饭食。他一个月的伙食费还不够国民党五十七军军长缪流一天的鸦片烟消耗。常恩多对非分的钱财一文不取。他率部转战苏鲁时,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和山东省主席沈鸿烈都曾“赠”给他巨款,企图拉拢他为自己效劳。常恩多分文不入自己腰包,全部交给军队,改善官兵生活,并对大家说:“这钱是省主席慰劳大家的,你们今后要好好团结打日本鬼子,多立战功。”弄得两个反共头目啼笑皆非,有苦难言。

常恩多病重期间,有一次六六六团团长刘晋武去看他,谄媚说:“师长你放心,你老人家千秋之后,太太们,我们会照顾的。”常恩多摇摇头,冷冷地说:“不要提这个,我从来不想这些事!”常恩多病危嘱托后事时,没有提及妻子和孩子,只关切地询问遭国民党顽固派逮捕后越狱逃走的三三三旅旅长、中共地下党员万毅什么时候回部队。他把仅有的60元钱交给跟随他19年的副官刘唱凯,对他说:“这钱赏给徐文斌,他服侍了我一年多。”他又把一套呢军装送给刘唱凯作纪念。此外,除去伴随他多年戎马生涯的一条旧军用被和一条旧军毯,没留下任何财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