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缅怀英烈 > 烈士遗作
王麓水 家 书
2009-6-1  阅读:2048

 

王麓水

 

给母亲的信

母亲大人:

……

至于家庭一切男无时不记及,特别大人和诸兄这样期盼着我,男其实难以忍受下去。可是在此种环境下,路途遥远实在太成问题了,虽然久别十载之家乡,但男终日未忘记过。因为责任所在,无法离职,八路军与其他军队在某些方面有不同之处。

男接到三兄来信云:母亲算了命说:“今年‘难过’。”这话绝不可以听。这些跑江湖之流氓,他难道能断人之生死呵?这些流氓,他与乞丐没有任何分别之处!我想,我在三年前不是从来没有过信,您们一定给我“算了命,求了神”,说我“不在了”,今天呢?还不是这样一回事。这里男只希望着母亲您少去劳心劳力,不要去愁闷一切,在生活上好调剂,命自然要长得多呵!并祝母亲长生不老,永世千秋,等待着将要到来光明幸福新社会之乐日,享受这是绝对可能的。

……

            致祝

福安

                        六男上   五月三十日

 

给三兄的信

三兄手足:

还是在去岁十二月时,在侯马接兄一函,但至今未见家中与兄片纸只字。不知何故?弟除今年二、三、四三个月内未与家通讯外,其余每月均有一至二次的回信,不知是否收到?不知你们的身体及故乡一切情形如何?健康否?真使我愁闷得很,但没有接到你们的信时,弟总是想念你们的生活和健康,弟只是希望你们时时刻刻都是健康着,远念远念!!

弟身体很好,本人生活也正常。请兄及大人等,不必记及操心挂念着,弟在尽可能条件下,交通不受到阻碍时,每月总有一至二次的回信来,要是如果很久没有回信时,总是交通不便受阻碍,绝不会有意外事故之险,弟在外的一切自当注意之,虽在历次战斗中身中数弹,可是医治之良是无问题,同时经常可以吃到很多药。

现在谈到时局方面:华北的中心城市以及各交通要道虽被敌人占领,但广大的乡村依然在我军之手,并且有数十万的生力军与敌不断进行着游击战争,平津游击队活动很厉害,经常打到北平城郊去,现有的还与东北义勇军取得联络,这些都大部分是八路军所派出的与组织的。在次情形之下,使敌弄得非常不安,交通经常破坏,运输常被打击被缴掉,处于困难之境。在晋省更加厉害,(弟在晋之孝义县兑九镇驻了四个月)……现在敌人的主要目标是集中主力进攻武汉,由于国军之英勇牺牲奋斗之,坚持抗战,敌之野心企图常被痛击。但敌人想绕道进占南昌,沿浙赣路西犯袁州萍乡占长沙,断绝粤汉路。如果敌人真的这样行动,困难更多。山地战,机械化的部队不能发挥,联络路线更长,运输更困难,是很难的。但是如果万一不幸的话,真的这样干呢?必经故乡之危,故此严加戒备。因敌之残暴,弟是所见所闻,特别多奸、淫、抢、杀,烧毁房屋,所到之处大部变为焦土之祸。但弟对此事已有多次回信告知,如果真有此情,应当把所有一切粮食和用具搬到深远的山谷中去,埋藏起来,应加紧去进行,做好;如果敌来到,男女老少全跑一空,绝不留一个人在家不走,并且要把这些常识告附近各村庄人民。同时还要注意到敌人飞机来轰炸,要学防空、防毒常识等等;同时要严防汉奸破坏。

抗日战争是持久的,不是一天两天或一年两年就能够成功的,必须经过一个艰苦的长期的流血战争。但是中日战争中国一定能取得最后胜利。中国地大物博人口多,更重要的全国上下一致,团结统一,特别是民族统一战线的成功,国共两党的亲密合作;同时许多爱好和平国家的帮助,特别是苏联,等等。有这些优良条件,最后胜利必定属于中国。

希望三兄接信后,将家庭及故乡一切均请告知弟。

健康

                 六弟  九月一日于晋省孝义县之兑九镇

 

给三兄的信

三兄手足:

十月六日由广西来函弟于一月间收到,知道了家中大概情形,特别兴奋的是母亲的健康与家中之较前团结,这是弟素来关怀与远念的,你们一切均好,是甚愉快。

弟的一切与前无异,请勿念!

关于家中一切生活,只要能维持下去就够了,我们不必要如何高,这不是我们努力之果。弟只要能与世之幸,一定要为民族为人民做一个完整的人,同时还要为父母及兄等对我的培植报恩。至于一个时期得不到弟之回信,不会有如何之不幸,只要环境许可条件下,总常有信问候。

母亲及大哥等,盼三兄回家给以安慰,特别是全家团结,不应有彼此之别。

现因环境变化,已不在原地,转移到晋西北临县境。来信请寄“陕西延安转晋西北八路军  xxx”可也。

余后叙

             致祝

平安

                  六弟   旧历十二月廿四日于晋临县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