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沂蒙之光 > 红色记忆
永远的红嫂“祖秀莲”
作者:贾中兴  2009-9-13  阅读:3706
    2002年“三八”妇女节前夕,沂水县妇联等部门组织全县开展“学习沂蒙‘红嫂’,弘扬沂蒙精神”、“巾帼建功”活动。
    几十年风雨兼程,我们缅怀所有倒下的身影,我们更是敬仰冒着生命危险救助八路军伤员的沂蒙妇女,每一次历史回顾,祖秀莲等沂蒙“红嫂”在新时代妇女心目中仍是一座丰碑。
    抗日战争时期,沂水县院东头桃棵子村有一位大娘,名叫祖秀莲。她曾冒着生命危险抢救并掩护了身受重伤、生命垂危的我八路军侦察参谋郭伍士。祖秀莲的机智勇敢,深厚的阶级感情,动人的事迹,从蒙山沂水传颂到大江南北,教育影响着几代人,大家都尊称她“红嫂”。
    1941年冬天,日本侵略军出动5万余人对沂蒙山区进行大“扫荡”。当时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部驻在西墙峪村,首长决定向老猫窝、甄家疃方面转移,便令郭伍士先去侦查一下情况。郭伍士在从西墙峪路过桃棵子村南边河北崖时,与日军一个小队相遇。郭伍士为把敌人引走,使首长安全转移,便立即向西北方向奔跑。
    郭伍士身中数枪,带着一身伤跑到桃棵子村正南的大顶子山后崖村附近昏迷过去。敌人追上他,又对他打了两枪,朝腹部捅了两刺刀,然后用刺刀挑着他的军上衣扬长而去。郭伍士躺在血泊之中,如同死了一般。到下午二三点钟,他才醒过来,拄着一根放羊鞭向不远的桃棵子村艰难地走去。
    郭伍士忍受着伤疼和干渴,向村子走去,走不动,就跪下爬,爬不动,就躺在地上艰难地向前挪动,二三百步远的距离足足走了约两个小时。他终于爬到一个冒着烟的草屋边,郭伍士想喊但喊不出来。正在这时,屋里走出一个妇女,就是祖秀莲,她当时50岁,一看见郭伍士这个血人,就惊呆了。看到郭伍士穿着一双草鞋,下身穿着一件军装,裹腿包着伤口,她断定是八路军同志无疑后把郭伍士扶进屋里的草铺上。当时,她和丈夫张志新躲难刚回家,丈夫正在烧水,祖秀莲急忙用温开水先给郭伍士洗擦伤口。这时候,郭伍士觉得心如火烧,口干得说不出话来,就一把抓住大娘的手,指指茶壶,祖秀莲明白了,急忙把水端到铺前,用酒盅舀着水往郭伍士口里倒,但水又从嘴角淌了出来,不能下咽。祖秀莲急忙把手指伸进郭伍士的嘴里,从他的喉咙里抠出了几块凝结的血团,水才咽下去。这样一滴一滴,祖秀莲喂了四五碗水,郭伍士才慢慢有了点精神。他睁大了满含热泪的眼睛,看着坐在草铺旁给他第二次生命的祖秀莲,千言万语涌上了心头,不由脱口喊了一声“娘!”祖秀莲慈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亲切地说:“孩子,听大娘的话,好好养伤!”
    后来,祖秀莲把仅有的一点绿豆做了一碗“绿豆旗子”饭,一口口给郭伍士喂上。这时,她突然听见枪声由远而近,祖秀莲急忙扶着郭伍士,把他藏在她家屋后的秫秸团里,并嘱咐他说:“同志,鬼子进村了,你千万不要动,有我在,就有你在。”她刚离开垛边,日本兵就进了她家,乱翻了一阵后,逮了几只鸡,就到东邻家住下。祖秀莲心想,今晚一定要和游击小组联系上,设法保护郭伍士同志。她家离游击小组负责人张衡军家很近,祖秀莲就乘着黑,偷偷地去找到了他们,报告了郭伍士的情况。张衡军认为把郭伍士藏在秫秸团里很不安全,要立即转移。于是张衡军、张衡玉、张衡宾3人抬着郭伍士转移到村北头一间小屋里的草堆里,他们暗中保护郭伍士。傍晚,祖秀莲在村里探听敌人的动静时,被住在东邻的日本兵抓去挑了8担水。回来后,祖秀莲便和郭伍士商量,在离她家不到一公里路远的西山坡卧牛石下挖个洞,里面铺上草苫子,叫郭伍士藏在里面,她一天三顿去送饭。商量好后他们就去挖洞,在一个晚上,趁着夜深人静,祖秀莲和她的丈夫把郭伍士送到洞里。祖秀莲一天三次按时去送饭,每次送饭,祖秀莲装作到山上拾柴拔草、挖野菜的样子,有时领着7岁的儿子装作走亲戚。她和郭伍士定了暗号,在洞外敲打三下石头,就是她来了。这样,郭伍士在洞里住了20多天。
    郭伍士从1941年农历9月18日来到祖秀莲家,住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祖秀莲天天给郭伍士做面粥或米粥吃,因为郭伍士的牙被打掉,不能嚼。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里,祖秀莲全家自己吃糠咽菜,甚至吃了上顿没下顿,家中仅有的一点米面,几顿就给郭伍士吃完了,祖秀莲就东取西借,邻居和亲戚朋友都跑遍了,还是供给不上。祖秀莲又想了一个办法,没白没黑的纺线,赚钱买粮,照顾郭伍士。她有时跑15公里路到姚店子集买线,换点米面。日军从村里撤走后,她还跑到敌人做饭的地方,拣锅巴,把好的泡给郭伍士吃,就这样使郭伍士度过了生死关。
    郭伍士藏在洞里,不能动弹,整天躺着大小便,加上洞里潮湿闷热,又因缺医少药,伤口感染了,祖秀莲就天天给郭伍士擦洗屎尿,伤口流出的脓血恶臭难闻,祖秀莲不嫌脏、不嫌臭,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洗净包扎。
    后来,桃棵子村党组织为了让郭伍士有个更好的治疗条件,听说夏蔚一带牛场子村有八路军的卫生所,就将郭伍士送到那里。郭伍士离开祖秀莲时,满眼热泪握着大娘的手,感谢她无微不至地关怀,把他从死亡中救了出来。
    后来,郭伍士养好伤就重返了部队,1947年复员。郭伍士本是山西省辉县(今属河南省)人,好多和他一起复原的同志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但郭伍士决定回到他的第二家乡——沂蒙山区。他来到了沂水县桃棵子村,找到了祖秀莲,他对祖秀莲说:“大娘,你是我再生的亲娘,收下我这个儿子吧!”从此这不同姓的母子就成了一家人。
    据悉,祖秀莲在战争年代里,经常抢救、掩护伤病员,还为八路军抗大学校掩藏文件、背包、行李等,凡由她掩护的东西从未损坏、丢失过。1976年经党组织批准,她加入共产党,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夙愿。1977年7月,祖秀莲身患重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6岁。
    今年,是新世纪的第二年,也正是祖秀莲110岁诞辰的日子。放眼历史长河,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那样平凡而渺小,但当这平凡而渺小的生命一旦义无反顾地交付于国家繁荣、民族的兴旺后,交付于正义、真理时,便有了不惧艰险、九死不悔的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