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沂蒙之光 > 红色记忆
她所付出的情和爱——记“山东红嫂”梁怀玉的事迹
作者:刘玉粉 李红星  2009-9-25  阅读:3637
    从莒南县城十字路往南十几公里,是一片丘陵地带,沟连沟坡连坡。在沟坡相连处,座落着一个大庄子,叫洙边村。抗日战争时期,这个村子处于我抗日根据地滨海区中心地带,当时号称“小延安”。
    这儿本来是个偏僻的穷山村。村里有户姓梁的农民,膝下一女一子,3间破草房,几亩山岭薄地,靠打短工帮衬,一家人勉强可以糊口度日。这是典型的沂蒙山贫苦农民的家庭。可是,自从来了共产党、八路军,梁老汉的女儿梁怀玉却远近出了名,梁家的生活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八路军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活动,在洙边村组织了青年妇女识字班,少年儿童庄户学校,以及秧歌队和农村剧团等。梁怀玉16岁那年演反映夫妻生产的小戏《买驴》,在全乡大汇演中,做戏好,身段美,轰动了全乡。人们都说洙边村出了个“金凤凰”。梁怀玉听在耳里,喜在心里。她想,我一个穷孩子,这份光荣还不是共产党给的?因此,她积极参加抗日工作。1944年,19岁的梁怀玉当了识字班队长、村团支部委员。
    这年春节期间,为配合动员参军,农村剧团上演了《王宝山参军》的小戏。演的是农村青年王宝山参军了,他妻子和小姑子在家干好家务农活的故事。梁怀玉在戏中演妻子,活灵活现,又一次获得了乡亲们的好评。
    转过春来,洙边乡的动员参军工作就开始了。村党支部召集会议,要求青年民兵积极报名,识字班和妇救会配合运动上门动员。
    梁怀玉想:“我是团的干部,党的后备军,只要是党的号召,坚决响应,党交给的任务,一定完成。”
    第二天,村里召开动员大会,父老乡亲都来开会。党支部书记动员讲话之后,梁怀玉第一个上台发言。她说:“青年们要响应党的号召。只有消灭了敌人,解放全中国,咱穷苦人才能过上好日子。当兵就不要顾虑家,咱们民主政府组织了变耕队,帮着军属种地,俺识字班今后一定照顾好军属。当兵上前线,也不要担心找不到对象,俺们识字班找对象就要找个当兵的,谁当兵谁光荣,谁第一个报名我就嫁给谁!”
    会上,第一个报名参军的是村东头的刘玉明,在刘玉明的带动下,全村11个青年都报了名,工作进展得很顺利。在全县527个自然村里,就有1488人应征,1339人加入主力部队。
    会后,刘玉明就找到村长刘元村,问:“村长,是不是俺第一个报的名?”
    村长说:“是呀,这还有假吗!”
    刘玉明老实巴结地,憋了很久,说:“村长做主,给俺提提这门亲吧。”
    话语不多,却很有分量。党支部为了使报名的人思想不动摇,派副村长刘少举找梁怀玉谈婚事。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的。可是,真要她嫁给刘玉明,思想斗争还是很激烈的。当时,已是远近闻名的“明星”梁怀玉,长得在全村也是数一数二的。刘玉明个子矮小,秃头,家里4口人,父亲双目失明,母亲患气管炎痨病,常年不能起床,还有一个15岁的小妹,家里穷得叮当响,一间破草房,老少一个炕,院子调不开个腚,实在不相配。父亲知道了,坚决不同意。老人家只有这一个闺女,说啥也不愿让她嫁到刘家。
    梁怀玉想起了她演的《王宝山参军》,戏里的她深明大义,生活中的自己就糊涂了吗?做人就要表里如一,党是咱的救命恩人,为了党的工作,个人怎么都行。她下了决心跟着刘玉明,又做通了父亲的工作,很快把婚事定了下来。村里人知道后,议论纷纷,都说那样的识字班跟着他,真是太可惜了。说归说,事归事,乡亲们还是很佩服她的,说,一个闺女,真是好样的。
    正月十五日,梁怀玉亲手给刘玉明戴上大红花,和识字班们一起扭着秧歌,唱着送郎参军的小调,一直把12名新战士送到驻地。全区的欢送大会在张家莲子坡召开,新兵在这里集结,全区的秧歌队在这里汇合,人们传诵着这个自愿嫁给新兵的梁怀玉。她又一次成了轰动全区的英雄人物。
    英雄好当,媳妇难熬。刘玉明走后,婆家的生活就遇上了困难。公公瞎,婆婆病,小姑小,只有靠梁怀玉天天去帮着操持。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也为了刘玉明能在部队安心打仗,她就和刘玉明在区中队集训期间完了婚。结婚12天,刘玉明就随部队走了。
    从此,刘家的担子落到了梁怀玉的肩上。公共吃饭,需要她递到手里,婆婆治病,需要她去抓药煎汤。她进了门就给公公卷煎饼,一卷就是几十年,直到公公去世。婆婆的病情本来正在恶化,自从她进了门,病渐渐有了好转,身体一天天硬朗起来。婆婆活到84岁,全是她照料得好的缘故。
    地里的活由变工队带干,场上的收晒打藏,家里的推碾缝补,全是她的。后来,国民党反动派到处抓共产党军属和干部,一家人不能在家里住,她领着公公,扶着婆婆和小姑子一起,东躲西藏,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敌人闯进她家,抓不到人,就在她家的屋墙上写上:“梁怀玉,你丈夫当共军,在哪里?”以此威吓她。
    敌人的威吓,她不害怕。她除了干好家务活,还坚持参加革命活动。她一直担任识字班队长,村里的支前工作,如推米磨面、烙煎饼、做军鞋、送慰劳品,她样样都跑在前。
    1947年,国民党反动派重点进攻山东时,形式很紧张,她带领20多个识字班队员秘密挖窖子,藏军粮,受到领导的表扬,她的事迹还上了当时的《滨海日报》。一天夜里,她们村接到上级命令,要她们紧急出动人力到王庄去抢运粮食,王庄离敌人据点板泉很近,路上还要穿越敌占区,很危险,她毫不犹豫地带领100多个识字班队员和民兵队一起运粮食。敌人的炮楼上点燃着火把,敌人哨兵的身影在光焰中晃动,她们小心谨慎,不出声响,从敌人的鼻子底下疾行上百里路,在天明前把粮食运回来,交给了部队。
    有一次,解放军的流动医院进驻洙边村,家家住满了伤病员,住在梁怀玉家的是一个腿部受伤的排长。她就把家里唯一的一盘炕让给这位排长和他的通信员住。公公睡锅屋,她和婆婆、小姑子挤在过道里。这位排长非常感激,几次要求让出炕。梁怀玉说:“同志,俺家也是军属,我是党员,咱们不是外人,你就不要客气了。你为咱们穷人受了伤,住炕还不应该吗?”
    她和家人在艰难的生活和险恶的环境中煎熬着,终于盼来了解放。1949年1月,徐州解放了,刘玉明第一次从部队驻地徐州往家里写了一封信。梁怀玉接信后步行上百里路走到牛山火车站,坐车来到徐州。可是,部队却又出发上前线了,她空跑了一趟,没有见到丈夫。第二年,她又只身去找,还没有找到。1950年春,她第三次到徐州寻夫,终于找到刘玉明,当时刘玉明是坦克部队的一名连长。夫妻俩在徐州照了一张合影,这张姗姗来迟的合影仍记录着他们新婚似的憧憬和喜乐。
    1955年,刘玉明转业到临朐县公安部门工作,直到1980年离休回乡,他和梁怀玉才真正生活在一起。梁怀玉爱党爱军,几十年如一日。1992年3月,她被山东省妇联、省民政厅、省军区政治部评为“山东红嫂”,并授予省“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